善变的老头

    父亲早上给我打来电话,说天气热,37,47就不要我们姐弟们回来了,在母亲面前他帮我们烧纸上香。我说你不用管我们,虽说天气热,但是不是白天还大家都要上班吗?现在只是晚上回来而已。

    然后他又说,天气太热,37之后,他还住一段时间在瑞金路,又说什么之后到贵州度假。总之我听出来一个意思,暂时不打算搬回我那里去了。 也许自己在老房子自由吧,短裤头短背心的,随便怎样都可以,在我们家的话还要顾忌我的LP.  只是我就担心天热老年人容易生病发生意外。 我就说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说话不算话啊,前面不是说好37完毕之后就搬回来住吗?

    还有一种说法,父亲的生活习惯和我们不一样,相比我们的大手大脚,乱糟糟的家里面环境。 父亲是一个非常注重细节整洁的人。 守灵的那段时间在老房子里,那些旧的家具,旧的东西一大堆,虽然都是很长的历史了,但是仍旧被父亲整理的整齐。 用我们子女的话说,近看整整齐齐,远看乱糟糟。  住在我们家也是的,走进他的房间,和我们永远到处找电视遥控器相比,他的遥控器不用的时候永远是放在电视机上。 报纸,纸张之类的都是叠的整整齐齐,连个边角都不会褶皱的。

    所以也许父亲想去大姐那里去住,只是大姐和大姐夫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好,可能担心和老人处不好,受约束,从心里面还是不那么愿意。我就不一样了,我提倡自由,谁想怎么活就怎么活,不是我怕父亲,是父亲怕了我。


相关博文

One thought on “善变的老头

  1. tuyoshi on

    事隔多年,回头看着这段事,也许随性,让父亲自由不是好事,最终还是害了他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