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5) – 终极目标 五色海

昨天晚上11点开始,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醒一次,半夜,冷飕飕的风透过帐篷的窟窿吹进来,面部被冻的冰凉,脚都无法伸直, 每醒来一次都都看一次手表,盼望早点天亮. 终于到了清晨5点半左右,那八个台湾人开始细细簌簌的起床,他们的行程比较紧, 预定5点半就去登山, 让我担心,一来他们年纪都大,二来5点半的时候,天还黑着,怎么看路?

他们走了没有多久,帐篷里溜进来了两个背包客,看他们厚重的摄影器材,想必是摄影爱好者, 天还没有亮,怎么从下面上来的? 一打听,真NB, 早上3,4点钟左右从下面的冲古寺步行2个小时上来的. 于是我们也开始起来,收拾东西. 这里没有漱牙洗脸的条件,一切都从简. 抬头看着帐篷顶的时候,发现居然亮晶晶的,结满了冰霜, 大家笑道:”坐在帐篷里,也能够看满天繁星啊”

到了6:30整个营地开始呈现生气,大家都成群结队的准备出发,我先拍摄了晨曦中的央迈勇峰,然后就开始艰难的旅程.

[1] 日照金山 晨曦中的央迈勇峰(文殊菩萨)

CRW_8291

络绒牛场到五色海的道路非常崎岖, 为了安全,景区管理局是严禁骑马上山的,同样也有人检查的. 但是仍旧有一些马夫冒险在此作生意. 一旦遇到检查人员, 马夫则可能会把你丢在半路. 在我事后看来,骑马需要的是勇气,因为边上是悬崖峭壁,基本上就是没有路,有的地方石头块突出地面而成, 有的地方都是容易滑倒的沙石,有的地方干脆就在融雪而下的溪水中行走, 相比之下, 昨天上山的农同坝->络绒牛场这段路,则是一级公路. 太安全了. 在现在这样的地方骑马,需要绝对信任你胯下的马匹 能够对付这些险路. 把你的宝贵生命托付给它, 所以说需要勇气. 我对马的能力还抱有怀疑,所以我还是徒步, 而徒步攀登的,则是需要毅力. 我查阅过网上的资料,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, 所以只顾前进, 而决不问向导”我们爬到一半了吗?”之类的问题,唯恐向导的回答让我失望,而失去继续攀登的勇气.

CRW_8315 初在平坡地上行走的时候, LP落在后面,速度缓慢,拄着登山杖,很困难的样子, 但是过了半小时以后,转入登山上坡以后,唯一一只登山杖不知不觉中便转到我手上, Lp的速度依旧慢,但是不怎么停顿,而我每上行一段路,则需要象笨重的水牛一样,喘着粗气休息一会儿,甚至一屁股坐在地上.

途上不断有骑”黑马”的旅客赶上我们,有的对LP挑起大拇指,表示佩服. 让我们自豪的是,除了转山的当地藏民之外,自始自终,没有徒步攀登的游客追上我们. 而我们的藏族向导则是一个非常好的”教练”,她总是背负者2个背包,走在我们的稍前方,带领着我们,在险地,则提醒我们, 看我们实在累了,安慰我们不要急切,休息休息. 她还用那半生不熟的汉语,告诉我们藏族人转山,就是把疾病灾害留在山中,身体健康幸福的回家. 你们攀登完以后,也会身体健康的.

一路上,峻险的央迈勇峰就在我们的身边,始终伴随着我们. 路越到后面越险, 有的地方面临绝壁,山风很大. 吹的头疼, 终于明白中医中为什么有”伤风”这个病, NND,被这样的风吹几个钟头,不伤风才怪. 事后证明,我吹了风的结果就是不知不觉之中会流清鼻涕. 虽然网上说有的路段象攀岩, 我觉得没有那么夸张, 但是手脚并用,四肢攀爬是有的。

[2] 与央迈勇峰同行探访牛奶海

CRW_8316

从7:10分开始, 经过2个半小时的攀爬,我们终于在9:45分左右到达了牛奶海, 牛奶海静静的躺在仙乃日峰和央迈勇峰之间. 初看不觉的如何特别,如果能够静下心来,体会蓝色的湖面,白色的雪山,绿色的草甸,褐黄的岩石, 这一系列沉寂千万年的的静美, 就会感觉不一样. 虽然很累了,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里, 就不妨多辛苦一下,绕湖大半周,选择湖泊和雪山的最佳取景角度.

[3] 牛奶海之一

CRW_8337

[4] 牛奶海之二

CRW_8344

[5] 牛奶海之三

CRW_8351

很快到了10:15左右, 我们在考虑是否继续向上攀爬到五色海去,LP开始打退堂鼓, 说要骑马从牛奶海到五色海去,但是没有马匹了, 在我和向导的极力鼓动劝说下, 我们又开始继续向上攀登. 一旦开始攀登了以后,LP马上就走在我的前面,我一个人在后面苦苦跟着,经过半个小时的攀爬.我们于10:45左右到达五色海.

[6] 五色海

CRW_8355

CRW_8330 关于络绒牛场,牛奶海,五色海的海拔问题, 网上的数据和门票上显示的有差距. 在络绒牛场,台湾旅客用手表测量的结果是4012米, 门票上显示,牛奶海的海拔4400米, 五色海的海拔则是4800M. 我的感觉从络绒牛场到牛奶海这一段最为困难,应该不止垂直海拔只有400米, 这一段路程对人的意志是一种考验.

网上说下山很快,只需要一个多小时. 但是由于路陡而险, 我们仍旧从10:50-13:15花了接近2个半小时. 可能和我们的身体不强壮,而只是有一些耐力和坚持. 爬上爬下+摄影转湖 总共耗费了6个小时. 比起预计的5小时,多出来一小时,原因在于转湖和下山使用了过量的时间.

下山过程中,LP的支气管炎发作了,呼吸的声音听起来很可怕,我建议她马上吸氧, 她拒绝了,不过过了一会儿,就好了. 事后,我问她原因, 她说没有原因, 于是我说道:”你要是过去了, 岂不是便宜我了, 我要成为钻石鳏夫了”.

[7] 下山途中

CRW_8368
CRW_8369

阳光全部出来了,这时候在刺眼阳光下屹立眼前的央迈勇峰

CRW_8377
CRW_8384

夏诺多吉

CRW_8378

很多上到五色海,牛奶海的旅客都说, 以后再也不会来了,太辛苦,不值得. 包括LP也这么说, 我说”你太贪婪, …… 这么美丽的风景,你也觉得没有什么”. 旅游就是享受一种心情.在历经辛苦之后发现美好而体会的那种心情.

CRW_8410_001一些些小的插曲都可能让你愉快,下山途中,路遇2个年轻人,其中一个手上拿着尼康的数码相机,配着一个很眼熟的大镜头,于是搭腔道:”这个是SIGMA的超广角镜头吧”, 他回答道:”是啊”, “我也有一个,太重,嫌累赘,没有带上山来.” “我还有一个尼康80-200的镜头,也没有带上来.” 话语间步伐丝毫没有停留, 相视一笑,同道中人, 擦肩而过, 在山中的短短一天, 和很多人搭腔,寒暄,而不知其姓名,来自何处,何等背景, 这就是旅行的乐趣.

此次登山最大的不足,就是没有准备充足的水,最后下山的时候,已经没有一滴的水了,痛苦指数不亚于上甘岭的志愿军战士. 如果不是LP在旁,我肯定会掬起一口清泉,解渴. 虽然可能雪融之水,流淌下来参杂马粪味道.

CRW_8385 回到络绒牛场,一个十四,五岁的藏族女孩问我需不需要骑马下山, 刚好她和她的母亲有两匹马,于是一拍即合. 按照上来的经验, 随身的两个背包1个20元,请他们代背负. 我交给她背包的时候,随意说了一句:”一个包轻,一个包重”, 她回答到:”她是我妈妈,我当然背重的”,霎时间,我非常感动,在我们的大都市,又有多少子女能够对父母怀有这样的朴实的感情呢? 想想,她的年纪应该和我的侄女差不多大.

从络绒牛场1:30骑马出发,经过1个半小时,大约2:45到达冲古寺, 在这里我们作了一个抉择, 从冲古寺到珍珠海,往返需要1个小时, 再考虑到下山回到农同坝的时间, 我们无法在下午4点下山和司机会合,驱车3小时PM7:00赶回到稻城, 于是忍痛放弃了珍珠海. 只在冲古寺周围活动了一下. 当然体力消耗厉害是另外一个原因.

[8] 冲古寺风景

CRW_8387

返回稻城,已经晚上7点, 用热水泡了脚,上床,开始处理2天堆积下来的公司邮件,起草15日会议的发言稿. 处理照片,写游记,当然不忘记去几个Space那里去看看他们的最近.

夜深了,明天是一段枯燥的返回新都桥的长途跋涉. 也同时是周末. 晚安


相关博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