蜀山的召唤(3) – 贡嘎雪山

10月3日 次梅垭口-〉上子梅村(海拔3498米) 下降,徒步3小时,->贡嘎寺(海拨3850米) 马道, 正常徒步约2.5小时。

IMG_1492 昨晚没有睡好,每隔2-3个小时左右就醒来一次。深夜还突然想吐,一股酸水冒到嗓子眼,差一点吐到边上的女性驴友。于是深夜中,静坐了10多分钟,好了一些之后,才继续睡。 睡眠不好也许是高原正常反应的原因,垭口的海拔4564米,也称4564营地。也有一种说法,几十号人拥挤在帐篷中睡觉,每个人都在呼出二氧化碳,空气不太流动,加上帐篷的炉子烧着木材,之前的各个高山炉头烧着气罐,没有高原反应也会有二氧化碳中毒。IMG_1500-new

早上7:00起来,就是无法言喻的不舒服,那一刻竟然动了念头,要原路下山回去,不过因为不是第一次出来,多少这样的事情已经习惯,知道早上总是身体不舒服,特别容易肠胃着凉不好,多休息就好了。于是一如既往的是LP起来支架起高山炉烧热水,烧浓缩袋装的牛奶菠菜汤。 外面天气还是阴阴的,云雾密集,看来今天的日照金山是不大可能。

快到了9:00,喝下了热汤的肠胃开始恢复正常,身体的各个部分也在恢复活力,外面阳光也从厚厚云层的一个缺口中,丝毫不吝啬的把刺眼的光芒洒向雪地。我开始帮助LP收拾包,主要担任需要力量的地垫和睡袋的收卷和捆包。

终于在9:00之后,贡嘎山又露出一点尖峰,于是驴友纷纷拉开架势拍照,我和LP也不例外,到外面拍照留作纪念。 后来事后整理照片的时候,又一次抱怨LP,为什么每次都把我拍的那么难看阿,包括构图都莫名的不佳。

(1) 早上看贡嘎,光线还是很刺眼

IMG_1507-new

(2)LP

IMG_1494-new

(3) 景中人

IMG_1496

大帐篷外有一些昨天NB的驴友们搭建的露营帐篷,于是和他们搭讪,问问冷不冷,下面打算去哪里? 露营的这帮人准备在垭口再待1天。 帐篷里面8人的北京团和我们计划行程一样,打算下到上次梅村,然后去贡嘎寺。左右两边的四川本地人因为高原反应不习惯,或者根本没有打算徒步穿越的原因,各自鸣锣收兵,从垭口回上木居,经由六巴乡回康定,新都桥另寻玩处。

(4)昨晚搭帐篷的驴友们

IMG_1514

(5)贡嘎山实在漂亮,不多贴几张难过

IMG_1508-new

IMG_1509-new

在垭口帮各方驴友拍完合影照以后,开始下山去上次梅村。 传说墨汁照片就是在这段路上拍摄的。 事实上后来的经验证明,垭口以及垭口-〉上次梅村的路上是最佳的观贡嘎山的地方。 如果说墨汁遇上的景色能够打100分的话,我们此次遇上的也只能够打70分而已,虽然遇上了云海,云海的高度也合适,只是形状有些散乱不可控,而贡嘎主峰也有不少旗云,没有那种雪山主峰突出的感觉,不过就是这样我们也挺满足了。 事实上,除了墨汁的照片之外,其他同等出彩的贡嘎雪山的照片很少,说明美丽的贡嘎雪山总是把自己藏在云雾之中。

(6)几个驴友: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  (好过瘾,如果LP不在,我也脱脱,俺也算是个浪里白跳)

IMG_1516

下山的路很宽敞,除了碎石子多一些以外,到也好走,路途上还能够迎面碰上从老榆林方向反向穿越过来的驴友。 于是关心的问问老榆林的情况如何,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,从老榆林走上热乌且,莫溪沟再到贡嘎寺是围绕着贡嘎山在转,可以从各个角度观贡嘎。只是徒步3天,每天都需要野外露营,比较辛苦。

中途第一个碰到的从老榆林上来的风尘仆仆的驴友,一看就是体力狂好,快步如飞,丝毫没有在上坡的感觉,向他打听才知道老榆林过来这段路,天气不好根本就看不见贡嘎山,在贡嘎寺早上也就出现了20分钟左右的可见天气,可惜他也没有赶得急看见。 于是我开始庆幸我昨天和今天的运气之好,同时祝愿他上到次梅垭口的时候,可以看见贡嘎山。

(7)从次梅垭口下来是相当漂亮的风景

IMG_1515-2IMG_1520

IMG_1518-new

IMG_1526-new

IMG_1537-new

IMG_1541-new 下到一半之后,美丽的贡嘎山就从眼前消失,换了另外一副景色。LP身体开始不舒服,只是马夫和其他旅客的马夫都跑到前面去了,想骑马也骑不上,只有先休息一下再说。

终于到了一个有草的地方看见了我们的马夫和其他马夫再喂马,LP总算骑上了马,而我一个人不急不忙跟在后面,东拍拍西拍拍,渐渐的被甩掉,失去了他们的踪影。

感想:出门在外,看牢马夫。

(8)俺被甩了

IMG_1544-new

(9)快到上次梅村的时候,可以听见融雪而成流水声

IMG_1558-new

(10)反向行走的驴友们(怎么打招呼的时候都很大方,一按快门的时候都羞涩了妮)

IMG_1564-new

(11)累死了我,休息休息   (遮阳帽在成都-〉康定的路上就掉了,只有用LP的花头巾对付一下)

IMG_1565-new

IMG_1567-new 大约12:30左右历经3个多小时,从垭口下到上次梅村,在这里休整一下,我累了,于是提出走不动了,要骑马走 上次梅村-〉贡嘎寺这段上坡路。可是没有多久,美梦就破灭了,这段路先是个V字形的地段,先下坡后上坡,下坡地段很陡,不能够骑马为了安全必须步行,而到了上坡地段路况丝毫没有改善,于是担心马在我的重负之下打滑摔倒,为了安全,同时我也乐观的估计了自己体力,提出下马徒步,并对一路上8个人的北京驴友团中几名后进分子说“跟不上马队,但是跟上你们最后一名人员,还是可以的“。  接下来不幸的事情发生了, 我下了马,多出来的一匹马被北京队的一个小女孩瞄上了,在得到我们夫妇两的同意之后,她骑上了空出来的马匹,于是和我匹敌的后进分子一眨眼就溜的无影无踪了。

(12)上次梅村条件还是不错的,就3户人家,房子都很漂亮,房前还有很大的一个场子

IMG_1571-new

(13) 上次梅村-〉贡嘎寺,先下坡,风景还是不错的

IMG_1573-new

(14)还要过河

IMG_1575-new

我一个人在上坡的泥泞的烂地中,爬一会儿休息大半会儿,一点点挪动我的步伐,我相信拿出在亚丁爬牛奶海的劲头一定最后能够上去,最多多花一些时间,而时间还有的是。 8人北京团中有一个小伙子不错,体力不是很好,但是完全可以抛下我一个人前行。 只是他走一会儿等我一会儿,于是我就和他聊起天来,一聊之下,居然都是IT行业,都是搞软件的,于是话题就从行业事情开始,然后就聊到国家大事,无所不谈,走累了,就一起休息。

如果不是LP他们到了贡嘎寺,让我们善良的马夫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来接我们,恐怕通常2.5小时的山路,我们需要爬3.5-4个小时左右。原来以为我们快到了,上了马之后才发现走了很长很长,这时候我暗地里面想,还是LP好,想到让马夫回来接我。

上马不久天空就开始下雨,到后面越下越大,山里面的天气就是多变,而且通常到了下午3点之后,就开始下雨,冲锋衣放在其他马上了,只穿着抓绒衣,保护照相机要紧,于是揣在怀中。

每个夜泊贡嘎寺的驴友都需要买门票30元/人,除非你是喇嘛,或者有导游证。LP有的可惜这次没有想到带来。 走进贡嘎寺大殿,顿时把我惊呆了,贡嘎寺中人满为患,无处歇息的人干脆在院落的露天中搭起帐篷,而地面都蓄积了很多雨水,天空中的大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。

(15)天上下着雨,地上还积着水,就这样露营? (俺是非常的受不了)

IMG_1582-new

(16)贡嘎寺中炊烟缭绕,大家都在生火做饭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烧香呢

IMG_1583-new

难道让我们在雨天中,湿地上露营?于是LP和8人北京团的人四处踅摸,还有那个地方有空间可以容纳睡人。而我则傻看着行李。(我们家一般对外打交道的事情都是LP去做,我一般比较腼腆,看家)

后来,政府派来这个寺庙协助工作的汉族同胞把我们引导到念经堂,让我们10多个人就地找个地方,铺起地垫,有一个不漏雨不透风的干地给我们过夜,我们就很满足了。 一开始大喇嘛是强烈反对在经堂收留我们这样的驴客,不过越到后面,从老榆林那个方向,不断的走来在风雨冰雹中饥寒交迫的男女驴友,都没有地方可住,也没有足够的室外帐篷,完全依赖驴友携带的小野营帐篷,在这样的寒冷雨夜中,恐怕是很难对付的。 于是经过政府派来协助工作的汉族同胞的据理力争,大喇嘛们终于让步,于是一个狭小的经堂一下子挤满了30多人。 只是申明了几个规矩:不能够在经堂内生火吃东西(可惜后者被一帮不守规矩的老驴友们破坏),睡觉的时候不能够脚冲着佛像。

LP到一边开始生火,煎鸡蛋,火腿肠,煮方便面,我坐在地垫上一杯杯喝着热茶,暖着身子。从外人来看不可理解,这家的LG怎么象个老爷一般,事实上北京驴友中的一对夫妇也就议论了,被LP听见,不过我和LP都不介意,这就是我和LP之间长期以来的角色互补,我是比较懒,而且天寒地冻的时候肠胃不舒服,不过如果LP也同样不舒服,想休息的时候,我还是能够该做什么去做什么的。

念经堂中不断的拥挤入从老榆林方向来的惨不忍睹的驴友,老榆林的方向,正常3天跋涉的路程,中途没有良好的露营基地,完全靠自己野营帐篷,每天都在下雨,下冰雹,寒冷之中,人的行走速度受到影响,和马帮走散,又无法得到及时地食物补充,不小心到了傍晚开始下雾,看不见,也不知道大部队在什么地方,今天在什么地方露营。 有的驴友团还负重徒步穿越,有的团3天的行程走了5天。 晚上天上下着雨,地上湿淋淋,得不到好的睡眠补充, 更加离谱的1个广东人,根本就没有穿防雨的冲锋衣,几天的大雨让内衣都湿透,而且在不断发烧。以为自己无法活着走到贡嘎寺了。

看着他们可怜的样子,我们赶紧拿出热茶,巧克力等食物,也把自己新买的内衣内裤都给他们,因为他们自己都没有干的内衣裤了。团队中的女性也没有地方换衣,用个帘子遮挡一下,就在念经堂中换起衣服来,不知道佛是否定力足够不动凡心。

这一夜,我很庆幸自己有一块干而不湿,能够挡风遮雨的,巴掌大的地方睡觉,比起门外那些露营在雨中的人,已经很幸福了。 你看人的基本欲望并不贪婪,贪婪是因为我们的欲望在比较中不断增长而生的。

这一天,我也很充实,我们把自己租的马匹让给别人骑乘,我们把热水,食物,干净衣服给了最需要它的人。


相关博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