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9.背包旅行 > 正文
(4) – 走出峡谷
2007年05月04日 9.背包旅行 ⁄ 共 1984字 暂无评论 ⁄ 被围观 +

抵达峡谷的时候,正是下午烈日炎炎,别的不说,在扎曲管理站安顿下来之后,一屁股躺在床上就先睡午觉。 到了PM 6:00左右,从山下上来一个年轻的旅友,一打听是深圳过来的。 本来是骑车游林芝的,中途车子出了故障,于是就把车子委托人带回拉萨,自己晃荡到了大峡谷入口,昨天在排龙乡住了一宿,傍晚还洗了温泉。 早上大早AM 8:00找了一个当地中年妇女做向导,轻装一个人就走了上来。 我们两天走的路,他1天10个小时就上来了,因为临时决定进来的,没有登山杖,只有向导帮忙临时制作的一根竹棍。IMG_3632

他说路上还遇上1男2女的一队旅友,男的还挺胖的,他说他们行走的速度挺慢,可能今天上不来。 后来第2天傍晚我们见到了这队人,据说是当天晚上挺晚的时候上来的。 呜呜呜呜,看来就是我们比较差,人家似乎都是1天疾走上来的。 下山的时候也遇上一个从北京来的60岁的退休老人,人一副干练的样子,一个小背包,一条毛巾搭在肩上,连向导都没有就进山,而且目标也是一天走到扎曲,利害利害。

不过马上我就宽慰自己,诶,人不能够和人比,人比人气死人啊,就像偶们不能去和李嘉诚比有钱一样,和自己以前比比就行了,这次比上次贡嘎山徒步要艰苦了很多,虽然第一天我打过退堂鼓,但是坚持下来了。

夜黑了,天空满天繁星,异常清晰,可能是没有云彩,没有杂光干扰吧。 只是对我们很少看见星空的人来说,除了最亮的北极星之外,恐怕只有认识北斗七星了,其他什么各个星座,他们不认识我,我也不认识他们。

按照计划,我们将在扎曲休息调整1天,看看雪山(南迦巴瓦峰,加拉白垒峰),大拐弯(帕龙藏布大拐弯,雅鲁藏布大拐弯),背夫他们则没有闲着,到山谷中去四处采集野生兰花,放在箩筐中带出去,卖给收购的商人,一筐大约300元左右。

睡在扎曲的2个晚上,虽然有床和被褥,但是我们仍旧使用了睡袋。只是我的睡袋是木乃伊式的,人睡在其中动弹不得很不舒服,于是就大意了,没有拉上拉链,结果也许有小虫子之类的东西,我们浑身开始起了过敏的肿块。朋友略好一些,也许他身体好,也许他的睡袋是信封式的,保护的好。 我全身不下30处,搽了风油精,也吃了开瑞坦治疗过敏的药物,越到后来越是惨不忍睹,抠破了出血结疤。到现在仍旧没有痊愈。

1)早上起来,一缕阳光洒在加拉白垒峰之上,天空还没有完全放亮,月亮还挂在空中。

IMG_3662

2)同伴还是挺有精神,跑到半山坡上去拍照,我则懒懒的躺在床上休息。

IMG_0789
IMG_0844-01

3)我则偷懒,在管理站门口架起三脚架,自己给自己拍摄一张,留念。 以前LP和我出去,总是冲我发脾气说,你整天就照那些景,不给人照。后来我养成了良好的习惯,到了那里基本上都是人一张,景色一张。同伴则是和我以前一样,对着同一副景咔咔咔没完没了的拍,我教育他费了老大劲到了这些地方不给自己留念,将来老了后悔啊。

20080715_008

老了,身手不在矫捷了,按下自拍的按钮之后,急忙往管理站的墙头上爬,第一跳居然没有跳上去,眼看时间就要到了,第二跳一用劲居然把肥腰给扭了,勉强赶上了时间。

IMG_3651-01

再来一张靠着管理站住房门口的“依门卖笑照”

IMG_3666-01

4)背夫小组长-白玛

IMG_0861-01

背夫 自称16岁,马上就上高中了,他的希望就是去成都去读西藏班

IMG_0886-01

背夫 15岁

IMG_0914-01

IMG_0943-01

下山的时候,因为那个16岁的背夫要提前赶回县城里面的学校,所以把本来他背负的行李都交给他的表亲弟弟,15岁的那个背夫。而白玛也在自己的行李上添置了采集的野生兰花。 还怀抱一头山里面家中刚产下没有多久的小猪崽,说是要带到峡谷外的家里面饲养(山里,山外都有家),因为便宜,如果在峡谷外面买一头需要100元,不如从自己家里面带出去,养大了再卖掉划算。

20080715_010 走出峡谷的时候,为了第2天出去轻松一点,中途我们露宿“朵赤洞”, 夜晚透过帐篷的气窗,可以看见外面的点点繁星,听着帕龙藏布江的轰隆隆的奔腾,怀着对明天走出峡谷的美好向往,进入梦想。

5)当饮水接近消耗殆尽的时候,遇到了出峡谷的最后一道泉水。 知道再走一会儿就可以出峡谷了,满心欢喜,洗濯了一下我的又白又臭的肥脚。 雪水融化而成的泉水冰凉透骨,等最后穿上鞋子开始走的时候,感觉那种冰冷的寒气,沿着血脉渗透到膝关节以上。不过走了没多久就血脉就活动开了。

20080715_011

同伴还小睡了片刻,舒坦啊。

IMG_3686-01

6)当走过最后一个索桥,我们就走出了峡谷,出了峡谷第一件事情就给亲人发短信“活着出来了,累死了,脏死了,臭死了”

IMG_3688-01

快要分手的时候,白玛希望我们能够帮他拿到钱,因为旅行社和管理站的管理员结帐,而管理员则类似于包工头或者乡里面的干部,白玛说他可能就会拿不到钱。 于是我们打电话给旅行社小郭,坚持要在我们离开之前,看到白玛他们3个人能够拿到钱。 结果白玛他们从管理员那里拿到了,只是不是想像中的100元/每人每天,而是80元/每人每天。20元/每人每天被克扣了,于是"急公好义"的我们不肯善罢甘休,再次打电话给旅行社小郭,强烈要求他们按照和背夫们的约定,支付全额费用。 最后总算又拿回到差额的部分。

只是后面,白玛们面临的是什么?我们不知道了。

【上篇】
【下篇】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