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9.背包旅行 > 正文
(2) – 走进峡谷
2007年05月02日 9.背包旅行 ⁄ 共 3294字 暂无评论 ⁄ 被围观 +

5月3日的早上,拉巴的全顺车载着旅行社安排行程的小郭来酒店接我们。同伴的箱子装满了我们不打算带的东西,寄存在酒店。我们带着两个双肩背的小包,一个我的60L的大背包,朋友的相机包,一袋子食物,水就出发了。

IMG_0676-01 从八一到排龙乡的路上要经过色季拉山,色季拉山位于林芝县以东,属念青唐古拉山脉,是尼洋河与帕龙藏布江的分水岭,川藏公路经过这里,垭口海拔4728米,从这里可以观日出、云海、林海,或者远眺南迦巴瓦峰峻美的雄姿。今天的天气不巧,多云,南迦巴瓦峰神秘而不可见。 色季拉山西坡的达则村旁的本日拉山,是西藏苯教的圣地,为西藏四大神山之一,来此转山朝拜的人,一年四季络绎不绝。如果5月下旬来的话,也许能够看见满山满眼的杜鹃花了。

过了色季拉山之后,大约位于距八一镇80公里左右,就是鲁朗镇,这里海拔3700米,高原山地草甸狭长地带,长约15公里,平均宽约1公里。两侧青山由低往高分别由灌木丛和崐茂密的云杉和松树组成“鲁朗林海”;说这里的树木密度是全国第一的。

1)色季拉山口

IMG_3592-01

2)远处的雪山都在云雾之中,无法看见南迦巴瓦山峰

IMG_3595-01

3)鲁朗林海

IMG_3599-01

继续向前,当出了柏油马路,进入到了一段石子路段之后,排龙乡就不远了。排龙是进入大峡谷的最好入口。中午11点左右我们到达这里,川藏公路就经过这里。所以不少开车的游客都会在此停下车,站在大峡谷入口看看,拍拍照片,然后离去。离我的想象有一定差距,我以为会有不少旅友会同路,可惜没有。

在国内办事情习惯了变化,原来预订一个护林员做向导,2个背夫的,到了这里,成了护林员有事情无法来,给我们安排了3个背夫。当小郭把背夫领到我们面前的时候,我们怀疑是否成年了,除了那个领头的之外,另外2个看起来就如同小学生一般的脸。一个说已经15岁了,一个16岁了。想到大山里面的孩子都不可小瞧,个个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,早就练就一副很好的筋骨,负重行走不会差,同时对他们来说这也是一个不错的,想争取的赚钱机会,也就没有多介意而同意了。后来证实其实护林员没有什么用,这些当地的背夫足以胜任向导。

峡谷中,承担背夫多是门巴族、珞巴族的人,据说他们应该在藏地属于少数民族,祖辈被其他民族侵略和欺负,为了逃避,所以很多都躲到深山峡谷之中生活定居下来。三个人的汉语都不太好,领头的年纪大一些的,30岁左右,叫做白玛,已经有两个小孩了,最大的5岁左右。 他的汉语不好,简单的会话,比如:休息啊,喝水啊等等没有问题,想多说几句聊聊一些深一些的话题的话,就比较吃力了。 不过即便这样,我们还是了解到在他应该是上学的那个年代,义务教育还没有普及,家里面没有钱,所以没有接受过学校教育。汉语完全是后来讨生活中一点点学习来的。 那个16岁的背夫,现在还在初中,汉语说的还算能够沟通,他说他的志向就是考进成都市里的一个面向藏族人的特招班。只是生活费还需要自己筹集。

朋友背着相机包,我背着双肩小背包,其余的东西统统交给他们3个人,迈过排龙河上的索桥,我们就算出发进入峡谷了。

4)背后就是横跨排龙河上的索桥,过了这个桥,就进入了峡谷,也就开始了我后来“悔青了肠子的峡谷行”

IMG_0684-02

走进峡谷,晴空中的太阳火辣辣的晒在我们的身上,厚重的冲锋衣虽然可以有效抵抗蚊虫马蜂们的进攻,抵挡荆棘的刮伤。但是也让你的身体被闷在一个小火炉当中。于是徒步开始不到一个小时,我的小背包就到了背夫的身上,当2个小时之后,我已经失去了拍摄风景的兴趣,把相机也都归入背包当中一并交给背夫,彻底轻装前进。炎热和疲惫让我不停饮用携带的茶水和矿泉水,也渐渐意识到最初携带的那么多用水,可能也就只能满足今天需要而已。而后面的4天怎么办?

5)刚进峡谷不远之处,背后是川藏公路的危险地段“通麦天险之老虎嘴”,这时候还似乎有一些精神,小背包还在自己身上。

IMG_0689-01
IMG_3608-01

IMG_0698 第一天的路上有三座索桥。 桥板都是就地取材的木板。山谷中江风吹来,悬挂在桥头的经幡飞舞起来,很容易阻挡住你的视线以及勾上你身上的包裹或者登山杖。人行走其上,索桥会上下左右晃动。如果数人同时行走其上,则此起彼伏,晃动的让胆小之人不安。 不巧的我就是胆小之人。我行走其上,除了担心超强的体重无法保持左右平衡,还担心一脚踩到腐朽松动的木板,坠入江中。 所以如果条件具备,我都是首先过桥,并叮嘱同伴和背夫在我安全抵达对岸之后才可以上桥。或者等别人过了桥之后才走。

后来行走的过程中脑袋闲着胡思乱想,想想峡谷中放牧的牛也要过这些木桥的,它们数倍于我的体重过桥都没有问题,相比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转念又一想也许它们把那些木板都踩的断裂松动了呢?进一步想,如果和对面来的牛在桥上狭路相逢怎么办?给它让路?轰它回头走?还是自己回头开溜? 嗯,为了安全期间,让同伴先过,让他到对岸给我看着吧。呵呵........

6)横跨于“雅鲁藏布江”重要支流的“帕龙藏布江”上的索桥

IMG_3611-01
IMG_3614-01

7)偶尔也会遇上一些平坦之地,有一些牛棚的残迹。 想来是以前住民放牧临时居住的。 遇上了这样的地方,行走的略微轻松,只需要放任脚步机械的前行,脑袋中什么都不想,让呼吸的节奏和行走的节奏合拍即可。如果都是这样的路,行走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,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享受。

IMG_0706-01
IMG_0708-01

只是大部分的路都是上下坡路,陡峭的崖壁。略微走一段气喘的够呛,心脏砰砰的跳动,一旦节奏乱了,你休息之后走不了多远就想再次休息和补充水分。于是我们携带的水壶中的茶水,矿泉水消耗的利害。  好在沿路上有不少高山冰雪融化而成的泉水,可以补充我们需要的水份。

8)泥石流地区,塌方地区比较危险,下图的左方就是危险地段,从图片上很难看出来滑坡之中有什么道路。 不过我对这样的道路不是最怕。我还是怕索桥和悬崖上的路。一个不小心,一个踉跄,就坠入几十米下面的湍急河流,基本死定了。 而泥石流区域,毕竟还有坡度,虽然容易滑倒,但是滑倒之后还有生存的可能性。

IMG_0712-01

9)一个泥石流区接着另外一个,大太阳之下必须打起12万分精神来应对。

IMG_0709-01

10)下面这片区域还不算很危险,基本上各自单独通过。 而危险的地区,丝毫不可能分心照相。而我则要在领头背夫的手牵引之下,小心通过才可。没有办法,谁让我体重比别人重的多呢?不小心踩滑倒了,可就很麻烦了。

IMG_0710-01

当把前面这张图放大之后,你可以看到其实没有明确的路,都是大家在滑坡上踩出来的。

IMG_0710-02

IMG_0720-01 经过6个多小时的艰苦跋涉,下午5点左右,到达了预订的宿营地"朵赤洞",

IMG_0718-01

所谓洞不过是一块巨石悬在空中,下面有一些空间,上面可以遮挡风雨。而此刻一头牛正在蜷缩其中躲避烈日。

背夫们建议继续前行到玉梅村休息,因为他们没有帐篷,睡袋。

 

比起露营野外来说似乎住在农家是一个好主意,只是听背夫说按照我们的行进速度恐怕还需要3个小时。好在这里和北京时间有接近2小时的时差。现在虽然5点,无异于沿海地区的3点,太阳还是当头照,虽然已经疲倦的不得了,但是考虑到第2天行程艰苦,先苦后甜,无奈同意了背夫的建议,继续前行。

烈日之下通过泥石流区,我是疲倦的不行。站姿也都是一副“赖相”了。 (相机,背包全都给了背夫,这里的几张照片都是同伴相机中偷窃而来的)

12)在路途的中间,最为口渴的地方,有不少山上留下的泉水。在泉水之边休息,感受一丝清凉的山风,牛饮一顿泉水。

IMG_0721-01
IMG_0743-01

13)悬崖边的路虽然不那么狭窄,但是上下之间也不能够掉以轻心,如果滑倒了,就歇菜了。

IMG_0735-01
IMG_0736-01
20080715_018

又是3个小时的徒步,当晚上8点左右到达了玉梅村。这个村落在几年前遭受了洪水灾害之后,只剩下2户人搬迁到另外一处高地,而其他人则搬出了峡谷。到政府为之安排的新村“更张村”。 取名自“改弦更张”的意思。

通过交涉我们答应2个人给村民100元,他们把最好的房间让给我们。 我们在房屋的地上铺上防潮垫,躺在其上的时候。我已经开始后悔不该来这个地方了,后面还有4天,怎么熬?我想退出,但是退出也需要走出去,孤单的一个人,同样不会少于8个小时的艰苦徒步走出去。(来的时候是顺流而下,回去逆流而上,理论时间更加长一些)

3个背夫还精神抖擞的,自己忙活着做饭做菜,那个15岁的背夫似乎做饭是个老手,切起土豆来刀法很娴熟。一会儿腌干的猪肉,猪油,土豆就烹制出香喷喷的土豆肉丝来。 招呼我们吃,考虑到我们的肠胃可能不太适应这样的卫生环境,我们推辞了。这一天累了,睡的很香。

IMG_0749-01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