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3) 凤凰古镇

昨晚在凤凰搞得实在太疲惫,虽然早上相约好大清早6:30左右出去摄影,乘人少的时候去拍下古镇的风采,但是醒来的时候,都7:30了,看来大家都太累了。

凤凰古镇有几个看点,虹桥,沱河边的吊脚楼,过河的木桥,后来因为来的游客人多了,又多了一大看点就是美女。早上在家庭旅馆看到一幅画,画的是冬季下雪的凤凰,宁静的古镇,白雪铺地,让我无论如何无法和昨天那么喧哗的凤凰相关联,担心是画家的臆想或者不实的宣传,于是问店老板,凤凰冬季是否下雪?老板回答说以前少有下雪,但是最近几年,每年春节前后都会下雪,看来全球温暖化并没有影响到这里。于是萌发是否以后另外选择时间来一次凤凰的想法。

关于吊脚楼以及情爱,沈从文的“多情的水手和多情的女人“一文中,描写到“窗口出现一个年轻妇人髻发散乱的头颅”,半裸着,从窗口扔下这样一句话“我等你十天,你有良心,你就来。”然后,“嘭的一声,格子窗放下了,这时节眼睛一定红了“。

吊脚楼傍山依水而建,流水无情,而楼中的人却有意,船上远行的男人,楼中守候的女人,他们的情爱就像晨露一般,随着早上的阳光,化作雾霭把凤凰古城围绕在其中。

(1) 晨霭中的凤凰

(2)穿过桥拱,依稀可见一叶扁舟

吊脚楼几经岁月浩劫,曾经被居民拆除重新修改新房,但是后来画家黄永玉,遗憾这样的传统建筑的消失,自己设计建起了自己的画室“夺翠楼“,带动起吊脚楼的复兴,成为江边的一景。我没有去看夺翠楼,因为看过一文写到,某游客一天徘徊于此楼之前,见一老头出来做一些杂事,遂上前问道,这个地方能上去参观吗?老头反问道:“你家供外人参观吗“。老头是否真如此文中所说的“幽默“,我不得而知,好在我不是黄的Fans,也没有看过他的什么画,也不想参观人家的家,后来在好客的里耶古镇,当地好客的土家人邀请我们进他们的老宅参观,同行的他们进去以后,我只是停留在外面。家确实不是一个供外人参观的地方。

河边的小路上有不少早点店面,一排排桌子,一批批游客来了吃,吃了走,留在地上是一对对用过的方便筷,沾满油腻的餐巾纸,狗儿们与就餐客人各自不相干的,只管在垃圾堆中寻找自己的美味。

(2)江边的吊脚楼

凤凰这个怪物,是一个美丽与肮脏,宁静与喧哗并存的古镇,你看到的是哪一面?

(1)古镇凤凰 :客栈生意做的把电话都成了招牌一部分,是否可以考虑下次住在这家江边客栈。

(2)凤凰古镇:四川下来的沱江曾经被化工厂污染过,但是依水生活的百姓们淘米洗菜洗衣服,都离不开这条河。

(3)凤凰古镇:做旧的图片也许能够让我们回到从前

(4)凤凰古镇:镇子仍旧是哪个镇子,只是多了背包的游客,而不是归家的游子

(5)凤凰古镇 之 小桥

(6)凤凰古镇 之 人物 船工

(7)凤凰古镇 之 人物 游客

(8)凤凰古镇 之 人物 游客

(9)凤凰古镇 之 吊脚楼

(10)凤凰古镇之沱江

(11)凤凰古镇之沱江

(12)凤凰古镇 之 虹桥

(13)凤凰古镇 之 万名塔与沱江

(14)凤凰古镇


相关博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