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

Archive

理发与软件服务

公司门口有一家“三星“理发店,我每每都去那里理发,每次结账的时候,我都是以为20元,结果都是让我惊讶的价格 15元/人。

这让我想起,以前我常去的那家理发店,中山东路和长白街的交界口,大生理发店,以前我常常深夜结束工作的时候,去那里剪个头, 那里的理发师都分等级,特级发型师/一级发型师/二级发型师。 最差的2级发型师起价也是50元/剪发, 特级发型师在100元以上。

我本人不是特别讲究,所以发现公司门口这个理发店以后,也就不再去“大生“了,主要原因就是方便,不过大生也没有因为少了我这个客户,生意就作不下去,还似乎继续红火的开着。

好地段的“大生“也好,门口的“三星“也好,他们的服务价格相差很大,但是都能够在业界继续生存。 不由让我想到软件外包行业的事情。

有一家软件企业“XX软件“, 初见他的总经理,听说他们已经600人的规模,马上今年就要1200人,还要继续招聘1000人。 当他走向演讲台的时候,说他要成批的培养软件工人,要把外包软件行业的单价杀到14万日元/人月,要掀起外包行业的革命的时候,我当时的想法,就是这个人要革我们这样企业的命。 当走下讲台他拿出制作精美的公司的刊物,对同行以及来宾宣扬自己企业文化的时候,我那一瞬间感受到压力,不可小视。

于是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,我都关注这家企业的信息。 这家企业只招收4000元月薪以下的技术人员,一旦要求高于这个数字,就请走人,或者推荐到自己的客户那里去。 如果技术职务的员工月薪都在4000元以下,那么这样的价格竞争力是很厉害的。 后来听说这家公司派遣了很多技术人员去某知名公司H作软件项目,结果因为太差被退回来了。

H公司曾经来过我们公司谈外包,只可惜丝毫不能够掩饰他的吝啬,只愿意支付国内的市价1万人民币/人月的价格,却指定海外事业部通过CMM2的队伍来开发。 出于对H公司的尊敬,我的一句玩笑话吞在肚子里了“1.2万人民币/月,我把项目包给你如何?“, 原来H公司用了XX软件这家公司,只是后来觉得品质能力实在太差,而彻底放弃了。

我想无锡这家公司如同“三星“理发店一样,自然有其生存的空间, 只是我也在想,作企业为了什么? 员工,股东,干部团队3者一个共同的利益前景, 唯有高附加价值的服务才能够承载这样3者的一个愿景。

那么高的附加价值通过什么来体现的呢? 我想到了几个方面 品质,技术,人才。

品质:关于这点,我们已经找到一些感觉,在客户的评价中,我们和其他Partner相比,我们的品质指标都是名列前茅,这是公司最近几年把CMMI的管理做到实处的一个体现。 良好的品质使得客户认可我们的服务,可以维持一个好的价格。 很久以前某个客户一直在我们和低单价的公司之间摇摆不定,如今也早早和公司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。

技术:很多人说外包软件开发没有技术,我只能够说如果不动脑袋,不思进取的去做,恐怕不仅人做傻了,效率和服务内在价值也会有瓶颈。 韩国的三星电子曾经50,60年代也是给日本制造商作代工的,只是他们没有满足于代工,才有了今天的三星。 开发服务终有瓶颈,提高效率,提升层次,技术是一个很有效的突破口。 公司不再是以前50多人的小公司了,多少有了一点家当,在技术方面的积累和提升,应该是可行的,并且也将成为下一个需要解决的课题了。

人才:我记得以前公司人才单一的时候,我总经理作为市场人员跑,然后来了客户都是我出面介绍公司,个人受过不少委屈倒是其次,但是塌了公司的台,始终不舒服。 如今公司有了专门跑市场的,作客户关系的,感觉很多事情融洽了很多。 除了市场之外,教育,品质管理,SQA等方面也都有了专业人员,他们做得很多事情,让我这样曾经资深的PM都感叹,和现在相比,以前我们那是太不专业了。 虽然有了不少改善,但是我觉得在人的工作方面,我们仍旧有很大的需要改进的地方。 比如:我们的人走到客户面前,衣着整洁,落落大方,谈吐得体,善于沟通 会给客户不同的感受。 如同三级发型师和特级发型师在气质方面就给人不同的感受。

想清楚以后,我也就不怕某些公司咋咋唬唬得要革我们的命了,知道价值所在,知道服务的内在,我大概知道我们的工作方向了。 Read more ›